谢文淦下乡看望异姓兄长刘相宝 为钟世连大嫂祝寿

来源:互联网  作者:    阅读次数:360  发布时间:2020-10-23

  亲友亲友,走亲访友便有,不走动就没有。不论是亲戚,还是朋友,抑或邻里,即便先前关系再好,一旦断了联系久不来往,再好的感情也会被时间冲淡。只有时常走动,才会觉出一份情谊。现在人各自忙于自己的事业,与亲戚朋友来往少了,也就没有那么深的感情,因此越来越多的人不愿走亲戚了。

  有的亲戚朋友过于物质上的攀比,有的是招待不够热情,贫富只差,地位悬殊,话不投机等种种原因都在疏远着亲友的距离。以前大多数人过的都不富裕,吃的也不太好,但走亲访友总能够感受到浓浓的人情味。现在生活富裕了,吃的住的各个方面都比以前好了许多,人们却觉得人情味淡了几分。

  其实最根本原因就是彼此之间走动少了,情分也就不那么浓了。

  谢文淦等人在陪同苏全兰老师父看望了自己的岳父之后,便去了一趟自己的老家,一则是自己有乡愁在其间,二则也想让自己的“江湖”朋友田尊军感受一下崇义乡下的民居民俗。

  到了麟谭乡的老家后,谢文淦重温了自己家中的百年老房子,在那所房子中曾经四代同堂,是一个居住人口超过三十口人的大家庭。如今早已分了家,各自另立门户了。谢文淦此刻想到了古亭镇的一位异姓兄长刘相宝,好久没去他们家里做客,不如凑此空闲去他家中一趟,也好看看自己的老大哥。于是便打了一通电话,告诉老大哥,过会儿就会带人一起去看望老大哥。刘相宝老大哥很高兴,电话那头表示欢迎来家里做客。

  谢文淦与刘相宝的交情是从上辈人交下来的,他们虽然不是亲兄弟却胜似亲兄弟。有些人看似亲兄弟姊妹,却形如陌路。世上的事就是这样,说不清道不明的。

  刘相宝的奶奶是一名郎中,还是一名专业接生员,在那个年代便具备了行医资格。以前的郎中都是坐诊和游医两种方式。在大家的意识中,游医属于走街串巷型的,经常行走于各个乡村为人们看病。刘相宝的奶奶医术高超,人缘很好,在崇义一带颇有名气。因此,刘相宝的奶奶不需要走街串巷,都是七邻八乡的人去请刘相宝的奶奶看病。有时候几家,或者十几家人一块请刘相宝的奶奶来邻乡村子里看病,每次请看病,都会准备好丰盛的饭菜来款待,米酒,米果等等。刘相宝的奶奶给人看病从来不提钱,有没有钱都给看病。有些人回敬一升米,或者自家酿制的酒,有的给几毛不等。大家请医生不仅盛情来请,即便走,村民都会把刘相宝的奶奶送回家中,帮忙挑担负重物。谢文淦小时候生病基本上都是刘相宝的奶奶帮忙医治的。在谢文淦记忆里印象最深的是,自己当时上小学三年级,由于平常喜欢吃糖,家里条件也比较好,经常晚上含着糖块睡觉,时间久了就长了蛀牙,牙齿隐隐作痛,看了不少的西医,吃了不少的西药,可是一点都不管用。直到刘相宝的奶奶过来,给他弄了一些草药,谢文淦吃了两天的草药便不再牙痛。这也让谢文淦对草药产生兴趣,激发了谢文淦学习中医的兴趣。

  谢文淦的母亲与刘相宝的奶奶相处的很好,每到快过年的时候,谢文淦的母亲总会去看望刘相宝的奶奶。由于那会交通不便,单趟都要行走四个钟头,因此每回到了刘相宝的奶奶家,谢文淦的母亲都会留宿一宿,然后第二天返回。谢文淦的印象中和母亲去姥姥家的时候,自家喂养牲畜便会托管邻居帮忙照应着。由于去姥姥家路途遥远,去一趟很不容易,因此到了那里便会住上几天,自家的妗子与母亲的关系相处甚好,大人们见面之后总有说不完的话,每当母亲离开的时候,妗子回回走老远的土路相送,说十里相送一点都不夸张。刘相宝的奶奶是位慈祥的老人,做人很大气,家里有什么好吃的,都会给谢文淦的母亲留一份,只要谢文淦的母亲过来一趟,刘相宝的奶奶总把自己准备的好东西让谢文淦的母亲走的时候带回家里去。

  后来谢文淦慢慢长大了,他的第一辆自行车是二伯父送给的,谢文淦学会了骑自行车,有时候自个儿一人骑车便去刘相宝家中玩。虽然刘相宝比谢文淦年长许多,但对待谢文淦就像亲兄弟一样的关爱,谢文淦感觉自己与刘相宝大哥很亲近。

  刘相宝的奶奶比较长寿,活到了九十多岁。老人家往生的时候,谢文淦还去带孝送了老奶奶最后一程。

  再到后来,谢文淦的母亲也相继故去了,但谢文淦仍与刘相宝一家保持来往。

  2020年10月18日,谢文淦去刘相宝家中的时候,当时并不知道是刘相宝的老伴钟世连六十一岁大寿。刘相宝大哥和妻子钟世连同岁,刘相宝大哥在春节后过了六十一岁大寿。北方比较讲究重视9,喜欢在9的时候好好过一回生日。崇义这边比较重视1,61或者71的时候,都会隆重给自己过个生日,在平常过生日的时候是不邀请人的,只有到了这个年龄段的生日就格外重视了。过年那会,谢文淦看望了刘相宝大哥,大哥知道谢文淦很忙,便没提自己的生日,因此谢文淦错过了大哥六十一岁的生日。到了端午节,谢文淦赶去刘相宝家中做客。刘相宝大哥家中的冰箱里放着满满的好吃的,这都是大哥过六十一大寿时,没舍得吃完特意留下来的,有腌制的腊肉、猪肝等等。这些特意为谢文淦留着,等他来的时候,便拿出冰箱里已经冰冻许久的好东西仔细的张罗了一大桌,来让谢文淦这个小兄弟吃。

  那天赶在周末,刘相宝的两个女儿女婿以及外孙、外孙女都来到刘相宝家中为钟世连老人过六十一岁大寿。刘相宝仅通知了家里人一块过生日。谢文淦到来正好赶上了老嫂子的寿诞,谢文淦为老嫂子送上了一个爱心红包,祝福老嫂子健康长寿。

  谢文淦一行人来到此间,只为看看刘相宝一家人,并不曾打算在这吃晚饭。来到这里已经是下午四点多钟,刚到五点,刘相宝的家人便把丰盛的晚餐上了桌,特地邀请谢文淦一行人共进晚餐。架不住刘相宝大哥家人的热情相劝,于是谢文淦一行六人在这里享用了一顿精美的大餐,一桌便是十三道菜,用碗和碟子乘着。能够与自己的异姓兄长一起吃家宴,这对于谢文淦而言是莫大的荣幸,毕竟自己带了一帮人,刘相宝家人都不认识的,他们一家不仅不排斥陌生人,还能主要相邀用饭,做人大气才会有这般举动。谢文淦很感动,特别钦佩自己的大哥。觉得刘相宝大哥跟自己很相像,在谢文淦的崇义益生堂温暖之家,无论谁来了,到了饭点,谢文淦必定会邀请别人一起吃饭,每次都是如此,并且坚持了很多年了。

  一顿饭,让谢文淦不禁得想起了许许多多的往事。在农村留下的不仅是乡愁,更有人与人之间的人情味。这份人情味在今天是弥足珍贵的,因为它的存在,才令无数的人有了乡愁的情节。多么难忘的一天,人在中年难得遇到值得回味的日子,谢文淦心中默默感激刘相宝大哥的盛情款待,他在心中打算今后有空的话,还要多多走动,这样亲情友情方能长长久久。正如谢文淦常说的一句话,啥叫朋友,月月相交才是朋友。月月不见,年年不走动,彼此不相往来,还能成朋友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