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价决不可以低质!又一省剑指“最低价中标”

来源:安徽日报  作者:    阅读次数:321  发布时间:2018-03-06

  被吐槽为“饿死同行,累死自己,坑死甲方”的最低投标价法,一直饱受争议。作为国际上通行的评标方式,最低价中标法为何会遭遇水土不服?如何破解唯价格是从的评标方式?

  “最低价中标导致恶性竞争”

  “预算2000万元的项目,1000万元中标并不少见。”在多年从事房建工程的安徽华力建设集团项目负责人王成军看来,最低价中标曾是行业内公开的秘密,房建项目低于控制价40%以上中标的并不少见,而一般类项目中标价甚至低于标底50%以上。

  实际上,最低价中标法是一种国际上通行的评标方式。

  安徽公共资源交易集团公司招标师朱锋认为,在英美日等发达国家,政府投资项目均采用经评审的最低价中标方式,多年来几乎无人质疑其低价低质。究其原因,发达国家是靠完善的诚信体系去约束投标人的中标履约行为。而国内由于缺乏相应的约束机制,一些投标人盲目拼价格,甚至不惜低于成本报价,中标后则采取偷工减料、变更施工内容等方式获得额外盈利,这些做法对工程质量、安全生产以及工期进度均会带来巨大隐患。

  “最低价中标导致恶性竞争,压缩了中标企业的合理利润,比如一些项目材料成本占到造价的60%以上,低价中标企业如果风险承担能力不强,一旦遇到原材料价格上涨,往往陷入亏损境地。 ”中铁二十局安徽公司总经理宗长江介绍,产业链上每个环节都要赚钱,因此上下游企业都在千方百计挖掘“价格低廉、质量过得去”的产品来投标,而所谓的“价廉物美”往往就要牺牲质量来赚钱。

  “针对不同行业、不同领域的项目特点,应有不同的招投标方式”

  2017年年底,安徽省政府办公厅印发文件明确提出,改革以价格为决定因素的招标和采购管理模式,实施技术、质量、服务、品牌、价格、信用等多种因素的综合评价体系,实现由“拼价格”向“拼质量”转变。提倡“优质优价、优质优先”,建设单位可在招标文件和工程合同中约定优质优价奖励条款。

  近年来,不断优化招投标评审办法:

  2013年,采用总价中位值法,并在运行过程中不断优化;

  针对轨道交通等技术要求高、施工风险大的项目,采用三阶段评审法;

  公路、水利项目,采用信用折算法等。

  总价中位值法,是在商务标评审中引入数理统计中的中位值概念,以中位值代替平均报价。通过中位值计算,可以有效摒弃过高过低报价对平均值的影响。 “中位值法,通俗理解就是掐头去尾取中间。适用于各类采用固定总价包干方式的通用工程类项目。通过指标的合理设置和修正计算,可以达到在充分竞争的同时保证中标人合理利润的目的。 ”合肥市公共资源交易监督管理局业务处处长温永忠说。

  “实行中位值评标后,企业再也不敢盲目报低价了。因为有时候价格降得太低,标也会飞。 ”在宗长江看来,近年来,合肥有效遏制了最低价中标的 “价格战”现象,投标风气明显好转。 “过去房建项目有的投票价能在标底基础上降40%,现在基本降低20%。几年前,我们拿到一个项目,中标价在标底价基础上降36%,根本不赚钱,但为了做品牌亏钱也做下来了。而现在同类的项目只降到20%多就能中标,给企业留下了合理的利润空间。 ”

  商务标与技术标相结合:在设计领域,采用商务标与技术标相结合的评审办法,并由行业专家评审打分,对于技术能力不达标的企业,报价再低也中不了标。吴亚伟认为,这样才能让优秀的设计企业脱颖而出。 “现在评标省心多了,只要做好预算,做好标书就可以了,其他不用操心。入围后直接开报价。 ”宗长江如是说。

  “针对不同行业、不同领域的项目特点,应有不同的招投标方式。 ”王成军认为,按照工程造价分类对待,对于一些造价低、技术含量不高的项目,可以实行最低价中标;对一些优质项目可以适当提高造价标准,采用优质优价的评标办法,鼓励建设优质工程。

  低价决不可以低质

  “招投标制度是一种撮合机制,其目的只有两个,定价格和定施工主体。即选出优秀的市场主体,同时实现充分的价格竞争。 ”合肥市公管局局长胡宏同认为,任何一种评审办法都有利有弊,创新招标方式,关键在于保证节约政府资金,在为招标人尽可能地选择优秀队伍的同时,也给予投标人合理的利润空间和所有投标人公平的参与机会。

  “价格是市场调节有效杠杆,低价中标原则本身没有错,错在一味地强调低价,而忽视了质量、工期等其他因素。所谓低价应该是合理的低价,即在同一平台、同一质量的基础上的最低价。 ”王成军说。

  “低价决不可以低质,低价需要完善的招标条件和严格的标后监管作保证。 ”朱锋认为,国外最低价中标之所以很少出现质量问题,是因为国外信用体系健全,标后监管非常严格,企业肯定不敢随意报价,而是围绕成本加上合理利润后的理性报价。

  记者从合肥市公共资源交易监督管理局了解到,2017年该局共受理投诉举报等涉诉事项448件,对142家企业进行查处并记入不良行为档案,对17家企业依法实施了行政处罚,累计处以1903.15万元罚款。

  同时,根据行业主管部门成熟的信用评价结果,对各类市场主体及从业人员进行信用评定,相关行政处罚也会记入信用记录。“通过信用体系建设,赏优罚劣,给予优秀单位技术标加分和商务标优先中标的机会,让失信企业留下信用污点,一处失信,处处受限。 ”胡宏同说,为了防止企业“低价中标,高价结算”,合肥严格控制项目变更管理。规定只有当规划或设计发生调整时,项目计划才能变更,从而堵住了变更项目的窟窿。

  据了解,安徽一企业因材料造假尝到了苦果,不仅遭受了严厉的行政处罚,还留下了难以抹去的信用污点。事后该企业负责人痛心疾首说:“违规给企业带来了巨大损失,不仅失去了一次竞标机会,还牵连到已中标近百亿元项目废标。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