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贴减少之后 前几年靠PPP扩张的环保公司资金链趋紧

来源:好奇心日报  作者:    阅读次数:115  发布时间:2018-09-10

  很多环保行业的公司在过去两年借PPP模式以及股权质押、并购筹资发展,虽然营收增加了,但也形成了对地方财政的高度依赖度,并且更进一步让公司经营陷入负债率高、质押率高、商誉高、现金流紧张的危险局面。

  PPP,即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在具体操作中,通常由政府发布公共工程项目招标,企业竞价中标后,政府与企业共同出资设立特殊目标公司(SPV)。随后,由企业垫资和由SPV公司向银行贷款融资,负责项目建设。企业的回款来自地方财政的分期支付。

  在PPP模式下,受财政部鼓励的环保项目订单快速立项。但到执行阶段,因为需要民营公司垫资发展,它们的现金流因此变得紧张。看上去自主可控的营收以及随之而来的经营现金流,其实都来自地方财政。

  今年以来,伴随地方财政收紧、PPP大批清退,大量环保公司的经营风险立刻暴露出来。环保/环保工程行业上市公司在近期陆续发布半年报,很多公司的营收、利润出现下滑。利润减幅最大的盛运环保,上半年利润同比减少267%。

  图表:环保/环保工程行业上市公司2018年1-6月营收、利润

  来源:各公司财报

  在经过PPP模式下的加杠杆后,很多公司的现金流很紧张,它们的股价也因此出现大幅波动。例如,营收同比减少超过95%的神雾环保、神雾节能,连续24个跌停的凯迪生态,连续10个跌停的兴源环境等等。

  而环保行业的问题还远不止表面上的营收、利润下滑。

  以兴源环境为例,它本来的主营业务是生产销售压滤机;而从2015年开始,兴源环境的主营业务变成园林工程和水利工程,中标了数十个PPP项目。

  2015-2017年,兴源环境营收分别为8.84亿元、21.03亿元、30.32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02亿元、1.86亿元和3.62亿元。看上去增长很快,但只是纸上富贵,它的现金流越来越差。2015-2017年,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分别为-4091万元、-4418万元和-9.05亿元。

  也就是说,它投资建设的环保项目并未完全回款,账上的资金非常紧张。而为了维持经营,兴源环保开始借债。2015-2017年,兴源环境的有息负债从1.79亿元迅速增加到21.71亿元,每年要还的利息,也从2015年的394万元,增长到2017年的5800万元。

  除了借债,兴源环境的股东也开始不断质押股份来换取现金。到今年8月,公司实际控制人韩肖芳已经质押了手上所持有的83%的股份。

  现金流差,债务越来越重,质押股份比例高,2017年年末的兴源环境已经是在危机边缘。进入2018年之后,这种情况并没有改善。而且由于中国队信贷继续收紧,PPP规模开始加速收缩。环保、园林行业中神雾环保、东方园林、凯迪生态、盛运环保,先后发生质押爆仓、发债失败、股价崩盘。

  兴源环境只是难逃劫数的其中一员。根据本次半年报,目前它的应收款项存在逾期未收回款1.11亿元,几乎等于它的利润规模,其中逾期一年以上的占比99.64%,有可能最终会变成坏账。

  总之,PPP项目具有高负债、现金回款慢等特点,对于企业而言,最大的考验是前期垫付资金的压力,拼的是有钱、有融资能力。适合使用PPP模式的,是现金流较稳定的机场、公路、停车场等领域,而对于受地方财政波动影响极大的环保项目而言,以PPP模式做业务,风险极大。

分享到: